元光纪:第17章 风起盐州(6)
  

    老徐,我没来晚吧。

    徐杰循声望去,只见自己的同僚另一位巡城校尉韩方筠带人来了。

    徐杰没好气的对着韩方筠说道:韩老哥你可来的真准,这人刚走你就来了。

    韩方筠不好意思的说道:文轩庙那边有胡人斗殴,我带人去拘了他们,这不一收到消息我就赶来了。

    不说了,不说了,这都到饭点了,咱去整两口徐杰说道。

    韩方筠闻言大喜说道:刚好下半日咱两都不当差。咱去三羊馆。

    江北道,盐州府,台东县与丰城县的官道交汇处。

    台东县与丰城县相邻,二县在整个江北到都算是交通枢纽之地。在往日官道上车马不断,甚是热闹。甚至有不少小贩沿路做起了小买卖,贩卖一些茶水吃食。

    但是现在,官道上却相当萧条,东风镖局的惨案并不是个例,除了镖队之外,在官道上赶路的不少行商和跑江湖的人都受到了袭击,甚至有不少官府中人都惨遭扶手。受到损失较小的是各个大小宗派的弟子队伍。他们往往成队而行,守望相助。不少宗派都派了执事带队,因此就算是法莲教的暴徒叶不敢轻举妄动。

    萧隐一行人带着巡检所的巡丁们化装成行商队伍。萧隐装东家,李雪虽然咬牙切齿的但为了顾全大局也只得装成东家夫人。包括丁一在内的巡检所众人则装成伙计。

    萧隐毕竟是开客栈的,这装起来到也有模有样,倒是自称出自江南小商贾之家的李雪。怎么看都是一副大家族小姐的气质。不过有萧隐在,到也没出什么问题。

    萧隐带着众人在官道旁的一家凉茶摊歇息,凉茶摊是一对中年夫妇所开。见萧隐他们来了,连忙热情招待。

    萧隐他们坐了三桌,坐下后萧隐对着那个中年男人招呼道:掌柜的,一桌一壶凉茶,每样吃食都来一盘。

    萧隐很是大方,毕竟知县沈冲承诺过,此次行动吧开销折损全部由官府报销,萧隐当然不会客气了,毕竟也算是在为官府出力,又是这么危险的活,自己当然不能委屈了自己。

    凉茶摊的老板娘立马下去忙活就起来。

    这凉茶摊倒也不小,竟然能摆上六个桌子,萧隐一行人坐了一桌,另外三桌则被一群一身黑衣,戴着斗笠的人坐满了。

    台东县位于华江北岸,这时节已经相当热了,可是这群人竟然裹得严严实实的,而且一个个的都神情凝重,所有人坐在那里沉默的喝着凉茶,不发一言。

    这自然引起了萧隐的好奇,萧隐开客栈这三年了,倒也见过不少走江湖的人。眼前这伙人并未携带货物,肯定不是行商,而且年纪偏大也不像是修炼宗派行走江湖的试炼队伍,而且也没有跑江湖游侠的那种散漫,到是有点行伍中人的气质,可是行伍中人为什么不去驿站歇息,竟跑到这路边的野摊还这么一副遮遮掩掩的样子。萧隐感到疑惑不已。

    萧隐端着茶碗走到其中一桌人面前,面带笑容和善的说道:这相逢即是缘分,鄙人是建湖县的布商,做点布匹买卖,不知诸位兄台是做的什么营生。

    一个黑脸大汉,冷声说道:爷们做什么营生与你这鸟球何干,赶紧滚蛋。

    萧隐稳定了下情绪,淡淡说道:是我多嘴了,望各位兄台见谅。

    萧隐偷偷的打量着这伙人,只见这伙人面色凶悍,尤其是那个黑脸大汉一看就不是善茬。

    萧隐发现这伙人的靴子上竟然有一朵金色的莲花标记。萧隐略有吃惊,这个标记甚是古怪,难道是法莲教的记号。

    萧隐窥视的眼色自然是被这伙人发现了,那个黑脸怒声说道:娘球的,你小子在看什么。

    看到黑脸大汉反应这么大

    萧隐心中确定这伙人极有可能就是法莲教中人。

    萧隐淡淡地说道:诸位又不是大姑娘小媳妇的,看看又不会少一块肉,不过诸位兄台的靴子倒是不错,靴子上面的那朵金莲倒是挺别致。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这伙法莲教的暴徒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那个黑脸暴喝一声,向萧隐袭来。萧隐早有准备,抽出铁剑就是一击涛峰,深蓝色剑形元气直接打在黑脸大汉的胸口,黑脸大汉硬生生受了这一下,但却没有受到多大损伤,这让萧隐感到有点意外,不过也在情理之中,法莲教本身就高手众多。眼前这个黑脸大汉的修为不低,甚至可能是引气期的高手。

    凉茶摊早已乱战一团,有丁一派两个修为弱点的巡丁带着那对中年夫妇撤下去。然后自己也带着众巡丁与法莲教的其余人战了起来

    李雪也提剑配合萧隐攻击黑脸大汉。一时间,官道上元气四溅,金铁之声不断。

    与此同时,京师,东明大街,凉国公府长女徐丽婷与剑庐的紫衣女子对峙着。

    双方都已经运起了元力,眼看就要打起来。徐杰连忙把周围围观的百姓赶走。这可是京师金陵,天子脚下这要是有百姓受到波及而产生伤亡,自己不光官帽不保,小命也堪忧,就算是指挥使孟大人估计也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徐杰上去劝道:二位贵人,要不改日换个地方再比试比试,这在大街上打起来,不也是折了贵人的面子吗。

    剑庐的紫衣女子冷声说道:哪里来的小吏,莫要管我剑庐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