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大纨绔:第二十八章 向死而生,反求诸己
  

    堂上那科道官闻言不由得一愣,随后噗哧~的一笑声音中尽是嘲讽你以为你是谁,你说要去御前便能

    他的话音未落,猛然间便见那唐伯虎竟然是直接一个矮身一下子从身边锦衣卫力士的缝隙中窜了出去。

    砰~!的一声巨响,穿过锦衣卫力士的唐伯虎竟然是毫不犹豫的以头触柱!

    虽然两个锦衣力士奋力扑住了他,但刹那间冲力不减便唐伯虎还是将那头颅撞破。

    鲜血顿时喷涌出来染红了这堂前!

    那科道官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满脸惊慌声竭力嘶的吼道快救他!医官!医官!!

    如果唐伯虎死在这里,那么会发生什么这位科道官完全可以预见。

    别看他在堂上嘲讽唐伯虎,但若是唐伯虎死在了这里皇帝绝对会勃然大怒。

    整个仕林也必会哗然!现在这舞弊案还没有出个结果,涉案人员就惨死在大堂。

    甭管原因是什么,这逼死举子的事儿算是坐实了!这名声背上去还能落好?!

    你找来医官也是无用唐伯虎满脸是血,咧嘴惨笑我是不治的!

    这科道官都要哭了,大爷、祖宗啊!您可万万不能死这儿啊!

    你上奏吧!我要御前自辩,否则我便死在这诏狱中以全清白!

    这科道官现在是真的想哭了,这特么用不用这么刚啊!凭啥我这儿就这么刚啊!

    据说徐经那以头抢地,根本就不敢废话半句。

    唐伯虎看着这科道观,一脸惨笑今日起,我不吃、不喝、不治。直至御前自辩,或死在这里。

    这科道官听完这话咯儿~的两眼一翻,直接当场就晕过去了。

    一众锦衣卫们见状七手八脚的便要扛着这科道官到一边去,然后赶紧又喊医官来诊治。

    唐伯虎那脑门上一大片的血,这科道官一方面是惊吓另一方面确实给唐伯虎刺激了。

    而在科道官晕过去后,唐伯虎也惨笑着晕了过去

    孙儿啊,你那学生好像情况不妙啊老张本来对于张仑收了俩解元徒弟还是乐滋滋的。

    但现在其中一个陷进去了,他就变得有些忧心忡忡了。

    尤其这朝堂上对此事的争执是愈演愈烈,程敏政看起来也是朝不保夕。

    许庭光和江潮这段时间以来也是忧心忡忡的,毕竟他们和唐伯虎一起读书做题、习武跑步了好几个月。

    说一点儿感情都没有,那是假话。

    孙儿其实早做准备了,但也得看他自己能不能救下自己来。

    张仑安慰着大父即便是他最后被除了仕籍,亦是无所谓的。孙儿终究不会让他沦落江湖的。

    也是这个时候,一桌吃饭的许庭光站起来后退两步躬身行礼道。

    曾师祖,恩师早在大兄入狱之时便令我往苏州去置下了苏州城北前宋章庄敏公桃花坞房地三百余亩

    却见许庭光躬身道并已广种桃树奇花,即便是大兄将来仕途无进亦无资财之忧。

    张懋这一听不由得也点了点头,孙儿给他徒弟在老家买下了三百亩的产业。

    那想来即便是唐伯虎倒霉剥了仕籍,有这三百亩地在也不至于会饿死。

    大父勿扰,我估计这件事情这两天也就有结果了。

    张仑笑着安慰自家大父朝堂上啊,您就甭管太多了。即便是伯虎陷进去了,咱把他捞出来就是了。

    许庭光和江潮这下算是彻底的拜服了这位恩师,在大兄唐伯虎出事之前恩师就训斥过他的狷狂必惹祸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