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会长很傲娇:128 十四岁的那年(二)
  

    抬起头南宫维夏看到紧抓着她胳膊的张希菡朝她露出一抹胜利的微笑

    來不及思考张希菡这抹微笑中的含义南宫维夏已经朝湖水中翩然倒去

    本能的朝张希菡伸出的求救的右手可是南宫维夏并沒有拉住张希菡的手她在彻底掉入湖中时看到面带微笑的张希菡张着嘴对她说了些什么

    此刻她大脑一片空白根本听不清张希菡的声音但是看着张希菡说话时做的口型南宫维夏大概猜到了她想对自己说什么

    枢晨是我的

    哗啦一声南宫维夏往后掉进了水里她还來不及在湖面上扑腾挣扎冰冷刺骨的湖水已经冻的她全身麻木使不上力气

    儿时的片段再度在她的脑海中回想了起來

    躺在血泊里带着不安死去的父母手握还不断的滴着血的匕首的那个男人

    那个时候的她很害怕抱紧了怀里的熊娃娃不断往后退希望可以离那个男人远一点

    此刻她再度体验到了那时毛骨悚然的害怕和恐惧所带來的窒息感

    冰冷刺骨的水就好似尖刀一般不断的割裂着她的皮肤让她感觉疼痛不已这湖水又好似一根根尖锐的一针一般疯狂的灌入她的鼻腔内让她难以呼吸生不如死

    就像小时候那样纵然她带着恐惧不断的往后退缩想要远离那个扼杀了她所有幸福的男人可是最终她还是被那个男人给抓住了

    男人带着她來到自家的游泳池旁笑着松开了他抱着自己的手

    那个时候男人也是面带微笑的对她说了一句话

    孽种跟你爸妈一起下地狱吧

    孽种跟你爸妈一起下地狱吧

    猛的从湖水中睁开了双眼南宫维夏突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她是被谁救上來的

    拼命的使出力气南宫维夏吃力的在湖水中拍打着水花吃力的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抵不过着湖水的冰冷无情缓缓的放下的双手

    疲惫的闭上了双眼南宫维夏突然感觉不到冷了确切的说她已经沒有任何感觉了

    沒有湖水灌鼻的疼痛感沒有冰冷的刺痛感沒有窒息感也沒有恐惧感

    只听见湖面上有女生突然惊恐的尖叫了一声:啊有人落水了啊

    紧接着南宫维夏隐约听到了噗通一声有人跳入水中的声音

    南宫维夏在心里自言自语了一句

    感觉到有人正在朝自己这边游过來南宫维夏吃力的想睁开双眼看看是谁救了自己可是无论她怎么拼命的想抬起自己的眼眸都还是无法睁开眼睛看看究竟是哪位勇士奋不顾身的跳入这冰冷刺骨的湖水中想要救起自己

    快要闭上的双眼中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南宫维夏在心里自言自语着:[是千羽凌吗]

    低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张希菡说:其实我和枢晨只见过两次甚至连一句话都沒有说上他就算不记得我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只见过两次

    对于张希菡和枢晨见面的次数南宫维夏不禁有些哑然

    她很好奇张希菡在见枢晨的这两次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张希菡如此执着的爱着枢晨

    转头看着南宫维夏张希菡理所当然的回答:对我在认识枢晨的时候是在我十四岁住院的那一段时间并且我只见过他两面甚至一句话也沒有说过

    对南宫维夏露出了一抹鄙夷的笑容张希菡说:爱情沒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复杂的來说就算是男女之间简简单单的‘喜欢’二字也沒有并沒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