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妻成瘾,总裁请节制:第八十九章——警局送花示爱
  

    同事们打着招呼,只是每个人看她的目光都很奇怪。

    一路过去,所有人的目光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像是在看一个稀有物种。

    严束蹙了蹙眉,低头打量了一眼自己的着装,整整齐齐没有一丝凌乱。

    衣服也没问题,他们在看什么?

    冷冽的目光扫过去,一众人唰的一下齐齐低下头,大气不敢出一声。

    直到看见自己办公桌上摆放的一大束白色玫瑰花,严束才明白了一路走来奇怪的目光是为什么了。

    拿起一大捧玫瑰出了办公室,严束声音冰冷,谁送的?

    不是没收过,当年严束刚进警局,几乎像吃饭一样一天三顿,顿顿不少的办公桌上摆着玫瑰花。

    但严束都直接无视,看都不看当垃圾扔掉,一门心思的扑在查案破案上,久而久之,局里人也都知道了这是个冰山女神,可远观不可靠近。

    冷冷的目光扫视一圈,严束开口,小张,你说!

    一个小青年腾的一下站起来,我不知道,不是我送的,虽然我也很想

    察觉自己说漏了话,小青年猛地捂住自己的嘴,脸色透着窘迫的红。

    余光瞥见一个低着头面上心虚的女警员,严束走过去,手拍在她肩膀上,声音冷冽,是你送的吗?

    女警员坐不住了,站起身低着头说,不是我,今天早上一个长得很帅的男人站在警局门口,他见我出来就拜托我把花放在严队的桌子上,我还没回过神儿他就走了

    有什么特征?

    严束皱眉,她大概能猜到是谁,但不能百分之百确定。

    呃,身形很高,五官精致绝美,眼睛深邃迷人,气质神秘又高贵,是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人

    听到女警员痴迷的语气,严束抽了抽眼角,不用怀疑能百分之百确定了。

    这种情况不准再有下次!严束扫视一圈都压低着头一副什么也不知道样子的警员,声音冷酷,谁敢再代送,就把代送的东西吃了!

    严束转身离开没多久,警员们就七嘴八舌的小声讨论了起来,无非就是那个男人是谁,什么身份,在追求他们队长吗,现在两人发展到什么阶段了

    午饭的时候,严束没先去吃饭而是在办公室整理案子,听到了咚咚的敲门声。

    请进。严束蹙眉,她没让人送资料,是哪个警员有事吗?

    严队长。来的人是小张,却是站在门口没进去,神情犹犹豫豫,那个

    什么事?进来说。严束停下了手中的笔。

    不不,我来只是想告诉严队长,警局门口有个男人被围攻了,就是

    小张话还没说完,就见严束夺门而出,声音冰冷,谁敢在警局门口闹事!

    早上那个男人看着消失的背影,小张把下半句喃喃说完。

    警局门口现在就像一个记者采访专场,只不过这群‘记者’都是穿着灰蓝色警服的。

    你是在追求我们队长吗?

    什么叫算是吧?

    因为我做了一些错事,严严把我甩了,我现在是在乞求她原谅,所以算是追求吧。

    你说什么!严队长把你甩了?!你这话是说你们原来在谈恋爱?!

    天!这怎么可能!严队谈恋爱?地球倒转了吧?

    地球没倒转,我觉得是这个帅男人精神有点问题,唉,长得一张人神共愤的脸却是个神经病,老天果然很公平!

    我精神很好哦,之前严严确实在和我谈恋爱,我知道她不能吃辣椒,喜欢喝苦丁茶,讨厌红色